主页 > 时代商务 >李开复:投资人为什幺不可以早中期就占大股? >

李开复:投资人为什幺不可以早中期就占大股?

2020-07-17 04:17

李开复:投资人为什幺不可以早中期就占大股?

标题看是很正面的文章,奖励 50 万,但是未来若获得该机构投资:「将由投资方持股 45%,新创团队持有技术股 35%,台大持有 20%。」

奖励 50 万台币就可以换取未来投资占有 65% 的股份的权益。我做了这幺多年投资,还是头次看到这样夸张的天使投资条款。

大学生创业,本来就是一种学习行为,成功是非常罕见的。所以应该是由学校或校友捐款,或者经费来自教育部或科技部,不占股份,不求回报。MIT、Stanford、CMU 的育成机构都是不占任何股份,据我所知,若有投资奖励也不占股份。

如果真的有很厉害的学生做出点成绩,他已经不是这艘火箭船的主人了。而且,之后他再去融资,因为已经被占了 65% 股份,顶级的 VC 都会被这样的条款吓跑的。。

有兴趣创业的台大学生和毕业生是怎幺看这样的占股比例呢?从这条 po 文 和众多的留言看来,跟我上面的分析是一致的。

我认为这类「帮助大学生创业」计划的赞助商,无论是否占股,也是不可能有特别确切或者高额的回报期望的。所以本来就是为了社会责任感+企业形象来赞助的,那幺为什幺不乾脆一点,就不要占股了呢?成为台湾的第一个真正的「无偿天使」财团,那会是多好的企业形象啊!

即便出资者不是为了上述理由,而是真的想赚钱,也不能开出这样的条款。简单的原因:最优质的创业者不会接受这样的条款。这样的条款最后只能吸引那些成功率很低或者很天真的初次创业者。如果占股 15% 但是成功率 1%,或者占股 65% 成功率 0.01%,哪一个比较划算呢?

我建议台大和所有的学校,用公益、non-profit 的方式来帮助学生创业和学习创业:支持学生学习,提供足够的基金,给予真实的附加价值,不占任何股份,吸引最优秀的学生,让学长帮助学弟。寻找赞助商时,儘量以社会责任感+企业形象+扶持学弟的方式,争取捐赠而非投资。如果投资者要投资,就在团队获得好的成绩后,用正常商业投资条款投资。

这样,才有可能带动台湾大学生的创业氛围。

投资人为什幺不可以早中期就占大股?

前一阵见了一个很不错的台湾创业团队,努力了五六年,也做出了很好的成绩,商业模式、技术、用户量都发展的不错。问到股份结构的时候,三位创办人说:现在三人一共 10%。如果做得好,投资人口头说以后最多给到 30%。

如同 上条发的一样,这又是一个恐龙时代的投资条款。大约 B 轮的一个公司,三位创办人一共只有有 10% 的股份?那根本不是创业,是打工了。投资人说「可以多给点」,那是老闆奖励员工的慷慨,还是有钱人施捨穷人的慈悲心呢?口头说,却不落实在合约,那是看大老闆是否心情好,还是看小朋友是否听话来决定呢?

除了台湾之外,每个国家都是天使占小股,VC 和其他投资人占小股,随着估值增长,大家一起稀释股份,再引入下一个投资人的模式在做创投。为什幺这方面台湾要有特色呢?而且还是这幺致命的特色。过去硬体公司的惯例也不是藉口啊!因为都那幺多年了,而且看看国外硬体公司也是用着与时俱进的方式啊这方面,虽然最近台湾投资法、技术股等问题都在修改,在和国际对接,也有一些不错的天使和 VC 诞生,但是如果很多投资人对待创业者的心态还是在奖励、施捨、管理一批打工仔,那幺创业生态系统如何能起来呢?

为什幺投资人不可以在早中期占大股呢?因为:

1)投资人按照出资额度和公司估值的比例占股,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

2)创业公司成功绝对是创办人功劳最大,所以得到最大的利益,也是天经地义的。

3)好的创业者是独立自信,可以独当一面的。但是如果一开始就让给出大股,变成打工仔,还要看「老闆」脸色心情,这样的环境他能发挥出潜力吗?

4)股份稀释到一定的状态,创业者就会没有动力了。

5)好的生态系统应该让创业者和投资人有 interest alignment。如果说投资人一开始占了大股,以后做的好再赠送给创办人,就算这方面他有心做到,也是利益不契合的。

6)好的公司估值会不断上升,这样用占小股模式的投资的投资人和创业者就可以达到利益契合和双赢。

7)创业公司在早期需要迅速做决策,执行力和速度决定一切。所以应该绝大多数的决策都是 CEO 说了算,只有重大的战略问题才要到董事会,而且即便进了董事会,也应该是创办人控制的董事会。所以只有创办人拥有大半股份和投票权,才能有相对应的决策权和决策机制。

8)需要「大股」、「控股」的投资人,本身的心态就不是好的投资人,因为他不是在支持独立创业,而是在「变相收购」一个公司。如果自己一定要当老闆才行,那乾脆并购就好了,买下来就真的做老闆了,创办人愿意去留都可以。不要去占大股,可能弄得大家都不开心。

迴响

Julian Wong:不用股权,更不会用债权,除政府、孵化器和大学协助,外国还有甚幺途径?分开多轮融资?

李开复:分开多轮的好处是:如果公司发展不行,就 write off 了,大股小股死了都是零。做的好,估值高了,大家一起水涨船高。

Sherry Hu:想创业或寻找投资者的个人或团队, 这样的讨论是非常必要的. 本週日我在北京就遇到一位深陷 “占股比例过大” 天使 / 魔鬼投资方的牵绊的经营者, 导致面临资金短缺又无法引进其他投资者 “进退维谷” 的窘境.

李开复:很正常啊。我们就碰过一个陷入这个状况的超级创办人,我们彼此都很喜欢,可是他的天使不肯降低股份,他就融资失败了。后来他就全部放弃了,出来做了一个的新公司。仅仅一年,他在新公司的股份价值就是旧公司的 10 倍了。。。所以一个佔便宜的天使,就算这幺做投上了一个经验欠缺的超级创办人,最后他跑了,也是一文不值。。。

Keven Shiao:这应该不能说是天使基金,而是创投以另种方式,藉天使基金的名义找到新技术入股参与,这种方式,到最后原创团队有一定程度的风险,那就是不成功就算了,一但成功,连同技术团队都会被洗出核心之外。技术团队以这样比例佔股,就是技术股。可是为何学校要参一脚?而且佔 20% 比例?学校究竟扮演什幺角色?

李开复:学校是当做买彩票?如果撞上个 KKBox,就可以盖一排大楼?不懂哦。。。

当前阅读:李开复:投资人为什幺不可以早中期就占大股?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