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代商务 >与植物相遇的起点 >

与植物相遇的起点

2020-06-14 22:58

与植物相遇的起点
图片来源:pixabay,CC0 Licensed.

那年我28岁。我父亲已经过世,我也和女友分手,而且最近一份工作的合约也到期了。我和这里的大部分连结都断了,是离开的时候了。我母亲很伤心,家族里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但是她也明白,阿斯图里亚斯已经没有留住我的东西了。

我存了一点钱,飞往伦敦的盖威克机场。我会尝试用以前在学校学过的英文找份工作,如果事情不顺利,再去另一个国家。我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幺事,但我不想回到家乡。我不容许自己失败。

我在英格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现今的瑟尔登园饭店做助理服务生,地点在萨里郡。不满1年,我便当上首席侍酒师,将自己对园艺和餐饮的热爱结合起来。

「这种酒是用这种葡萄做的,它们长在白垩土质的山坡上,土壤的酸硷值为7.5。」我非常乐意分享我的知识。我从父亲那里学到许多有关酒的知识;我祖父会酿苹果酒,阿斯图里亚斯的传统玩意儿)。如果酒单上有一百种酒,我有办法学会全部或其中大部分。如果我用浓浓的西班牙口音说出葡萄的品种,在某种用拉丁文名称说明的橡木里发酵,出自某位义大利女士的地窖,你大概会信服我的话,胜过一名脸色苍白,一副从没见过葡萄园的青年来说同样的话。

遇到轮休的日子,我会拜访这座首都的各个观光景点,例如自然史博物馆、伦敦动物园,以及一般观光路线。2002年11月,我搭地铁到皇家植物园邱园,立刻就有回到家的感觉。

当时我只觉得这趟旅程真棒,但那其实是一趟改变我生命的旅程。

爱上邱园

我穿过巨大的铁门,走进棕榈馆,瞥见一大片茂盛的植物,然后我的眼镜片就因为室内的高温和溼度蒙上一片雾气。铁门关上的回音让我觉得彷彿置身于某种植物大教堂,接着,我闻到了浓郁的有机气味,那是雨林的香气。我立刻知道那是什幺,虽然我从未去过雨林。

我领悟到自己正站在全世界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点之一,即便它是人工打造的。所有植物上都有标籤,告诉我们这是什幺、来自哪里。和博物馆不一样,这里的蒐藏都是活生生的植物,而且长得很好。这些,加上这个地方的美丽景色,以及每个角落都满载了自然史这桩事实,使得它成为一个很特别的地方。

我认定这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就好比坠入情网,你可以大谈美貌、风格、性情,但是讲到底,你会有那种感觉,就只是因为爱情,再没别的了。我在想,邱园可能有些职缺或其他什幺课程,于是我决定要把履历寄过来。一定有办法可以让我进来。

搭地铁回家的途中,我捡到一份没人要的报纸。里头有篇文章的标题是〈活死物〉(The Living Dead),讲到邱园如何尝试拯救一种极度罕见的植物,叫做罗德里格斯咖啡,我立刻受到吸引。作者解释说,这植物的原产地只限于罗德里格斯岛,过去有40年的时间,大家都认为这种植物恐怕是灭绝了,直到有一名学童碰巧发现了1株。邱园用它的接穗成功培养出这种植物,植株也开了花,但是这些花不能结出种子。然而,它若要在野外长期生存,种子繁殖是唯一的方式。这株植物很漂亮,也大有来历,但是未来堪忧。

「我从没见过这种植物,」我寻思道:「我一定得回到那里。」

我想一定有门路,让我从后门混进邱园。我上网查了一下,发现邱园设有一个园艺学校。我寄了一封电邮给校长,要求与他会面,探究一下我有什幺机会,或许可以顺便看一眼那株植物。

(本文摘自《植物弥赛亚》)

与植物相遇的起点

当前阅读:与植物相遇的起点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