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问题媒体 >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

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2020-07-01 19:47

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重构铜像——本地艺术家李继忠根据二战时期受损的女王铜像为灵感,重构部分雕塑,配合影像作品。(受访者提供)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还角——艺术家重现独角兽失去的角。(受访者提供)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保护铜像——现位于铜锣湾维园的铜像被草坪围起。(受访者提供)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复修不易——李继忠探讨「纪念铜像」意涵的改变,呈现复修过程不易。(受访者提供)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鼻子歪了——李继忠製作铜像相片合成图时,发现女王的鼻子歪向右。(受访者提供)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女王的鼻子,仍是歪歪的。」艺术家李继忠把铜手臂抱在其满是刺青的手上,展示最新创作。看上去潮人一名,骨子裏却藏着书虫,李继忠创作向来跟档案文献大有关连。他留意到中环皇后像广场二战时被日军掠夺,后来找回数尊铜像,女王像却损毁严重。走入破坏与修复的循环,时至今天仍来来回回,他决定为铜像「执手尾」。

中学理科出身,之后修读艺术,李继忠却竟被历史文献吸进去。他与其他艺术家成立「人人档案」团队,探究艺术、存档与法律等事宜。据本报向政府档案处查询,警方过去5年获准销毁的档案叠高厚度超过3万米。香港仍未就《档案法》立法,法改会去年底才发表谘询文件,未公布谘询结果。由雨伞运动至本周示威开真枪事件,有关档案亦有被销毁的风险。李继忠表示,他一直有留意《档案法》立法事宜。然而历史、文献触发其创作,变相较像「旁攻」引起大众关注。

「有一刻我想找回香港社运的历史,更是看最原本最原本的资料。那就去档案处看,发现其实好多缺失,有些是没有纪录,有些损毁过。」不甘心只依赖维基百科,李继忠在2013年首次去政府档案处查阅资料,首份看的乃有关六七暴动。李继忠坦言自己不是历史学家,艺术家的切入点亦迥然不同。他经常挣扎要在作品透露多少资料,好让观众「阅读到件作品」。他以前作解释:「六七暴动时某左派报纸曾指收到一封有殖民政府水印的空白信件,恐吓他们噤声。政府翌日出声明否认。由于那时没网络,他们只靠新闻稿及刊物隔空对话。对我来说,文件与文件之间『吵架』很引人入胜。」他认为此种感觉恍如「笔友」,却包含政治角力及辩证,便重塑那封信件出来。

「此类作品,如果你不知道相关历史事件,是完全不明白的。」他接道。游走历史与美感思维之间,李继忠另曾创作有关六七暴动时,一对情侣被查出手持的鞋盒裏有炸弹的摄影作品。他亦曾尝试赠送临摹毛泽东书写的「为人民服务」中的「人民」招牌予驻港解放军,但遭受拒绝。历史,其实可以有很多说的方法。至于今次WMA委託李继忠的最新展览「无法忆起我怎样到达这裏」,他认为属于视觉感强一点的作品。

11座铜像 二战遭掳掠

皇后像广场没有「皇后」,为什幺?李继忠有次搜查关于战后中环城市规划的档案,发现有个委员会讨论女王像安置安排。追查之下,他明白到女王像的落难经历。日方展开太平洋战争,需要大量金属资源製作子弹、武器及船等,其国内亦展开献铜运动。

他指出中环皇后像广场本来共11座铜像,包括汇丰银行一对狮子,全被掳掠带至日本。

大部分铜像遭完全烧熔及损毁,战后「生还」的只余4座,包括女王像、昃臣像以及一对狮子。女王像被找回来,却处处残破。时空相隔,艺术家决定帮忙「执手尾」,加入此个复修过程。他根据文献记载的修缮清单,重新製作铜像部件,成为场内9组雕塑分散展示。李继忠说:「铜像运回来后,官员进退两难。因为战后香港需要大规模复修社会建设,却要苦思额外的钱。陷入困境中的感觉,想修又不知如何,跟近年社会很似。」

后来政府见日军佔领时在汇丰地库放置许多掠夺回来的贵重物品,决定拍卖这些东西,成功筹款修像。由于只剩下零丁铜像,放回偌大的皇后像广场并不体面。委员会曾建议把铜像放于动植物公园的现址,但该处被视为洋人休憩地方,而且要上山。政府最终决定把铜像放于铜锣湾新填海的区域,并以女王命名的公园——维多利亚公园。这不止象徵权力,亦代表社会再次出发的希冀。李继忠发现箇中循环,本来因战争破损的铜像,因战时物资得以修复起来,成为战后精神象徵。他进一步说:「有破坏,才有修复。历史呈现出来,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来来回回。」

场内播放着影片作品,以3个人物说对白的方式,重建铜像被运走及找回铜像的历史时刻。其中一个角色乃汇丰银行前的英国人员,阐述美国水手告知他铜像流落于日本川崎的有趣历史纪录,混合虚构的个人感受。李继忠反思历史之组成:「文献确是历史一部分。好多时阅读文献会想,内裏好像无人的,人的存在感很低。他们会说事件、处理方法、谁发出指示,但其实公共措施牵涉很多人。我希望用一些人说故事的方式呈现历史。」

战时铜像方便熔掉的部分被日军割离,包括皇冠、手臂、权杖等。研究初期,李继忠本想先到维园对铜像3D扫描,了解内裏可有接驳位或跟文献相异之处,而向康文署申请。由于艺术家需要架一道梯才够高量度,官方以危害公共安全拒绝其申请。他一脸从容地说:「个人来说我没什幺,拒绝了,这是一个过程。」李继忠后来想到解决方法,从多角度拍摄铜像,再邀请设计师用合成技术製作成3D图。他拍下逾1000张照片,惟合成工作仍有一大困难:因为我透过一个仰望角度去拍,但你要做3D合成,不是水平角度物件的比例会很错,又会歪会扁。」李继忠最后不得不将模型自行调整一个较合理的比例,并用传统铸造法製作复修过的部分,加以打磨。

部分维园铜像一直未修好

想不到铜像来到2019年,仍是不完美,要改善的。製造过程中,他发现在维园的铜像,有些部分「一直都未修好」。他笑笑说:「你去维园看看,只独角马没有角,只是一只马,还有女王个鼻。」铜像上有一只独角兽,乃英国皇家徽章中代表苏格兰的象徵。李继忠翻查文件时却未有纪录,不能肯定战后修复时有否重塑独角兽的角,工匠不小心或官方根本没注意,需要再三考证。至于女王的鼻子,李继忠估计是回归前内地艺术家潘星磊向铜像泼洒红色漆油,并用铁槌打歪铜像鼻子。现在官方亦已用草坪及盆栽把铜像围起,但艺术家观察到鼻子仍偏向右。展场内的一只角,一个鼻正是他填补之空缺。

铜像破了可修 制度坏了难救

修来修去也修不好,李继忠续指:「除是修复物质的过程,亦是我们如何复修我们的身分。」他坦言,这非「恋殖」情绪,其创作亦曾批评殖民政府。他望投入一个更广义的概念:「一个像是符号。当然往往当我们回望时,都看到美好的东西。然而不在于回望美好及怀旧,而是过往有些比现在好些的制度,其实慢慢在消失。铜像被破坏,即使要用很多钱,都会复修到。但对于社会制度的信心、身分、核心价值,不是如此容易可修复。」忘记及清理才是真正摧毁,艺术家努力地打磨着断肢,并再三说:「复修是个漫长的过程。」

■WMA委託计划「过渡」李继忠个展 「无法忆起我怎样到达这裏」日期:即日至10月29日

时间:周日至二中午12:00至晚上7:00

地点:中环永和街23-29号 俊和商业中心8楼WMA Space

门票:免费■体验查档过程工作坊「档案发掘—观塘政府档案处」日期:10月12日(须网上报名)地点:香港历史档案大楼

查询:wma.hk

文:刘彤茵编辑:蔡晓彤

电邮:culture@mingpao.com

当前阅读:女王歪鼻 独角兽失角 落难铜像 走入「修复」循环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